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中央空调
采暖系统
新风系统
净水系统

人民永远记得纪信的不朽功勋

2017-04-05 10:41      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     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拜谒纪公庙
 
荥泽山水幽,
 
访古临鸿沟。
 
楚汉相争地,
 
两分天下侯。
 
汉祖临危日,
 
将军焚春秋。
 
纪公碑尚在,
 
忠义千古留。 
 
人民永远记得纪信的不朽功勋
 
 
 
    周日闲暇之余,与家人黄河访古出游,首先拜谒了楚汉相争纪念地——古荥镇纪公庙。
 
    纪公庙位于河南省郑州市西北26公里的古荥镇纪公庙村,是为了纪念秦朝末年跟随刘邦起义的大将纪信而兴建的庙宇。
 
    纪信生于战国末年,在推翻秦王朝的农民起义大潮中,追随刘邦推翻了秦朝的暴虐统治,后又参加了楚汉战争。在鸿门宴上,与张良、樊哙一道,掩护刘邦全身而退。公元前204年,刘邦率军驻扎荥阳,项羽也统领大军将荥阳城包围得水泄不通。城内粮草眼看就要断绝,但又突围不成。在这危难关头,与刘邦模样有几分相似的大将纪信挺身而出,主动提出由自己出城诈降去诳骗楚军,刘邦可以乘机逃跑。刘邦开始执意不肯,在万般无奈情况下只能同意纪信的计策。在夜间,谋士陈平派二千名女子身穿戎装手持兵器,尾随纪信而行。纪信身着刘邦的衣服,坐着刘邦的车子,出荥阳城东门,声言向楚王投降。楚军高喊万岁,聚集在东门外观看。这时刘邦率几十匹人马从西城门趁乱成功逃跑而去。项羽见是纪信而非刘邦来降,顿时雷霆大发,怒不可遏地说:“刘邦在哪里?”纪信面不改色,答曰:“汉王已经离开荥阳”。不可一世的楚霸王气得火冒三丈,当即在荥阳城外用烈火将纪信活活烧死,以泄心头之火。 这段历史司马迁在《史记?项羽本纪》中进行了详细明确的记载。 
 
    刘邦得天下后,念念不忘保驾忠臣纪信,在荥阳城西门外(今纪公庙村)为纪信建造了衣冠冢,当地村民随即自发地为纪信墓守陵。隋朝时,始建庙门。唐代修庙立碑,后代也多有修葺,并刻石纪念。后来刘邦还下令全国各县城建城隍庙纪念纪信。故后人称纪信庙为“城隍庙”,纪信塑像为“城隍老爷”。且历代王朝都有追封:宋封“忠祐安汉公”,元封“辅德显忠康济王”,明封“忠烈侯”。纪公庙村原名孝义堡,因为纪信庙的存在而得名纪公庙村。至今在纪信陵墓后的西侧,竖立着从唐代到民国时期的碑刻共三十余通,歌颂着纪信的丰功伟绩。纪公庙在墓南,庙内有戏楼、大门、大殿、卷棚、东西廊房,现大多已改建。纪庙丰碑(也有说纪公忠烈)还是著名的荥泽八景之一。2008年6月16日,纪信墓及碑刻被河南省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 
 
    进入纪公庙,凉风习习,古木参天,一股思古之幽情不禁油然而生。据《文献通考》记载,纪公庙始建于唐天宝七年(公元748年),墓地植树,树碑勒石,赋诗题词,祭祀烟火。在纪公庙碑刻现存的30多通碑刻中,包含了篆书、隶书、草书、行书、楷书等多种字体,是我国唐代以后书法发展史的一个缩影。其中,尤其以唐代书法家卢藏用撰写碑文的“汉忠烈纪公碑”最为珍贵,碑文字体为隶书,字形优美、扁而略宽,笔画苍劲有力、方劲古拙,是隶书书法作品的典范,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。另有国民党元老级人物于右任先生所题的七言绝句碑《题纪将军祠》:“广武山前野草春,将军殉国此焚身。刘兴项仆成陈迹,独有忠臣庙貌新。”于右任先生不仅在政治上有较高的作为,在书法艺术上也有着很高的建树,所著的《草书千字文》一书流传于世,被誉为“当代草圣”。这通于右任先生题字的碑刻,字体飘逸俊秀、气势贯通、错综变化、虚实相生,可以说是其书法艺术的代表作品之一。纪公庙这些碑刻在书法艺术上的价值是很值得称道的,纪公庙碑刻因其所蕴含的丰富历史、科学和书法价值,以及纪信的爱国忠烈精神,不愧于历史文化研究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称号。此时此地,我不禁浮想联翩,神游楚汉。试想一下,上天若不生纪信,纪信若不救汉王,那么汉朝也就不会建立了,汉民族、汉文化的形成更是无从谈起,中国的历史恐怕就要改写了。纪信对于汉王、汉朝、汉人、汉民族、汉文化有着特别特殊的意义。这段忠烈的历史应该被铭记,英雄的故事应该被传承,这种忠烈精神更应该得到我们中华民族后来者的发扬光大啊。
 
    我们来到纪信墓地前,充满了崇敬之心,饱含着膜拜之意,鞠躬敬礼,凭吊先贤。墓地正前方,唐代书法家卢藏用撰文并书丹的石碑赫然眼前。碑额篆书“汉忠烈纪公碑”六字,碑身隶书,字迹浑厚端丽,吸引了无数书法爱好者来此顶礼膜拜,临摹拓写。墓门朝东,地面现存圆型墓冢高11米,周长125米。面向忠烈墓塚,敬仰之意不禁心中而起,宋代著名宰相、大诗人文彦博的《题纪太尉庙》飘然而至:“死节古来虽有矣,大都死节少如公。惟图救主重围内,不惮焚身烈焰中。龙准有因方脱祸,猴冠无计复争雄。如何置酒咸阳会,只说萧何第一功?”对纪信功绩的追思和汉初封功给与了有力的置评。宋代大诗人王禹偁在《荥阳怀古》诗中也有类似评价:“纪信生降为沛公,草荒孤垒想英风。汉家青史缘何事,却道萧何第一功。”还是元代元代著名诗画家赵孟頫的《咏史》诗写得好:“酒酣斫剑气如云,屠狗吹箫尽策勋。汉室功臣谁第一?黄金合铸纪将军。”宋代的郑州知府祖无择来此祭奠,在《题纪信庙》诗中,也给与了纪信很高的评价:“汉祖临危日,将军独奋功。一身虽是诈,万古尽言忠。树老风声涩,天寒景色空。我来观庙貌,无语对村翁。”在历史的进程中,只要你在中华民族的统一大业中顺应历史潮流,做了一定的好事,起了一定的作用,人民都不会忘记的。“汉祖东征屈未伸,荥阳失律纪生焚。当时天下方龙战,谁为将军作诔文。”这是唐代知名诗人胡曾悼念纪信的《荥阳》诗。看看眼前的墓碑,触目拜谒的人流,吟咏着悼念纪信的今古诗词,你一定会说,人民的敬仰,人民的怀念,应该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祭奠诔文,应该就是最好最大的纪念吧。
 
    “汉业艰难百战秋,焚身原不为封侯,敢于诳楚乘黄幄,遂使捐躯重泰丘。隆准单骑从此脱,重瞳双眼笑谁酬?天今荒草空祠宇,一片忠魂万古留。”这是清代李棠的《题纪将军庙》诗,也是我们对纪公庙拜谒的强烈感觉。别了,纪公庙,别了,先贤的千古忠魂,人民永远记得纪信的不朽英名,人民永远记得纪信的不朽功勋。
 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为溺于奢靡之风者们痛下针砭